世界杯小组赛德国对墨西哥0:1爆冷的夜晚,深圳音乐厅刚刚结束彩虹室内合唱团(以下简称为彩虹)的演出。散场后,厅内排起了等待指挥金承志签售的长龙,队伍一直排到了门外。


半个小时前,彩虹唱完了最后一首返场曲目,也是他们的团歌《彩虹》。金承志对着台下手机电筒发出的点点星光挥手,催促大家早点回去观看世界杯比赛,却被场内一阵高过一阵的“安可”声和掌声盖过。架不住观众的热情,彩虹临时加演了首原先并不在计划曲目内的《亲亲我,我的小猫咪》。


《得意的一天》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2017-2018音乐季巡演深圳站


彩虹的人气有些超乎我原本的想象—— 第一次在古典音乐现场感受到不输流行歌手演唱会观众的热情(甚至还有粉丝举起应援灯牌);当然,这和金承志描述的,最开始的巡演舞台会突然喷干冰的魔幻场景相较,一下子又显得不足为奇。


三首最被大家熟知的爆款神曲并没有在这场音乐会上演。现场也没有人觉得遗憾。


一位被金承志翻牌的微博粉丝,看完演出后发表了这么一段观后感,总结很是精辟:“金承志先生的两种题材我非常喜欢。第一种讲极生活化的故事,温馨中有幽默,诙谐中带暖意——‘劝君更尽一杯酒呀,我家腌鱼真的咸?!?第二种意境广阔,《净光山晨景》从 ‘七宝庄严,小山藏世界’ 到最后的 ‘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’,男女声层层叠进,闭眼可见天地?!?nbsp;


原来,抛开爆款,彩虹和金承志的魅力才得以以它原本期待的“正确姿势”,慢慢浮出水面。


 

彩虹在现场表演《白马村游记》之六《西山雨》


演出前一天晚上,我们夜袭彩虹运营总监许诗雨的酒店房间,掀了他的床,扯了块幕布,架了几盏灯,临时布了个简易的录制场景。


金承志似乎已经成为了彩虹的一张标志性符号。人们对他抱以期望,有时候这种期望甚至好笑到媒体会让他对着镜头,现场来讲段笑话。


金承志不希望外界对自己有过多期待,但他却习惯了以公众期待的形象示人。这种习惯看上去也并不自知。



他的精神饱满,话多且密;同在场每一位工作人员用力握手,在沟通过程中见缝插针地抛梗,耐心询问我们期待他回答问题的方向,间或调侃调侃等在一旁的许诗雨来活络气氛。


他告诉我们,自己没有秘密,什么话题都可以聊,这样会比较方便我们的后期挑选内容素材。


于是,我们给了他一堆看上去零散又毫无逻辑的话题Tag,请他对着镜头自由发挥。




灵感对于作曲家而言,其实很重要。很多人问我:“你平时的写作灵感是什么?” 这是非常复杂的一个讲述,因为灵感需要你对生活有着非常细微的观察。比如说,别人看到这是一台摄像机,我看到的是它如何通过镜头运转,后面还会藏些什么东西?这些细小的东西给到我们的资讯其实是丰富的,你要用自己的感官去捕捉这些生活中的点滴。当有一天你想写某一个主题的画面时,它们就会突然从脑海里蹦出来。


我有一些作品就是在莫名其妙的刺激下产生的,比如《白马村游记》之三《渡口》。在写《渡口》的时候,我其实身在一个咖啡馆里面,旁边全都是漂亮小姐姐。但由于那天中午咖啡馆的人特别多,我的心情也特别烦躁。突然之间,我就把她们想象成女鬼,把咖啡馆老板想成鬼族的头头,把咖啡机“砰砰砰”的声音想成龙舟队的鼓声。这些其实都是生活中的一些刺激,当我捕捉到这些刺激以后,会把它变成更奇怪的东西。




最近这几个月,其实我有跟不少朋友聊天,他们觉得:彩虹不是一个合唱团,就是流行音乐。


我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其实是诧异的,因为对于彩虹自我认定而言,可能我们还没有达到流行音乐、流行文化的高度。但他们认为,只要表达出当下人的一些东西,那就是对流行文化的一种延伸跟解读,就是在创造这个词条。


所以我也很感谢大家这样的一种解读,我自己对流行文化的解读也不再局限于它的字面意思,我认为彩虹当然也属于这个时代流行音乐的一部分。 


不过,我觉得有个误区——大家认为流行文化就是最近流行什么,我就一定也要去听一下。其实对于创作者来说,创作是无意识的行为。我们不认为自己的创作是流行文化,这些定义其实都是观众、乐评给的;而不是早晨起床,先跟自己打个招呼:“我要创造流行文化啦!” 然后就开始搜索最近的流行事件。如果有这种想法,那其实已经落后了自己的思维很久,相当于在吃别人剩下的饭。


我觉得创作者一定不能受太多影响,而是想办法让自己的下一部作品成为别人喜欢的东西。


拿大家喜欢的那三首爆款来说,《张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》——丢钥匙是千古之谜,从有钥匙这个东西开始,大家就开始丢钥匙,只不过是今天有一首写丢钥匙的作品,所以它不是流行文化;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——我不相信宋朝没有加班,明朝没有加班,加班从来就不是一种原创性的新话题;《春节自救指南》——自我们存在家庭的那一天起,就一定有逼婚、亲戚之间互相攀比等等文化的产生。


这些议题其实都存在于我们生活的周遭,只不过被换了一个形式表达出来而已。


彩虹合唱团形象照——最后的晚餐



我经常称自己为严肃音乐的捍卫者,其实是在搞笑啦。但是实际上,我个人觉得严肃音乐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。严肃音乐并不是说你有多严肃,而是这个议题本身是严肃的。


有很多人调侃说《感身空》就是首逗比歌曲。首先我不否认,但其次我认为他是严肃作品。首先它的话题具有严肃性。其次,是表现形式的严肃性;同时还包括了创作时的严肃性——用了哪些技法?这些技法都是经过非常清楚的思考才会运用;最后是造成话题的严肃性,我还是拿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举例子好了,在它发布之后,其实有不少的媒体在探讨。我看到一篇文章就很好玩,它真的有去研究回龙观居民的居住情况。


所以我觉得将它们称之为严肃作品,不是为了刻意拔高自己,而是因为我们做的音乐本身就是这种形态。




如果大家对我们国家的古典文学感兴趣,个人比较推荐先从鬼故事开始看起。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很喜欢看各种奇奇怪怪志怪类小说的小朋友,从《聊斋》到《魏晋六朝小说选》。


古人写的笑话其实都很冷,《魏晋六朝小说选》里就有很多魏晋时期莫名其妙的小说。虽然看了之后不一定对提高讲笑话水平有帮助(应该说没什么帮助),但你可以看到在不同朝代,人的情绪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


《阿西基纳溜冰场》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尝试写作,而且不是写出来,是情急之中唱出来的。


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我在浴缸里滑倒,被热水烫得跳来跳去,当下备受煎熬的心路历程就是这首曲子的灵感来源。

山东群英会开奖直播 www.wi5d.com.cn

这其实给到我一个很大的启示,写作除了需要积累以外,灵感爆发的一瞬间一定跟某个触动你情绪的元素有关。就好像比如写《我喜欢》的那个晚上,当时其实什么事儿都没干,就坐在那里突然感慨:啊,16岁真美好!我现在怎么那么老了。然后就突然在钢琴前弹了一遍,歌词也是自己随意哼哼,这支作品便完成了。


倘若没有16岁的生活体验,《我喜欢》也不会存在;而那一瞬间的情绪刺激,也给了我创作、抒发的突破口。这两个元素相辅相成,都很重要。




我其实更愿意把彩虹看成一群有意思年轻人的集合,因为合唱这个载体已经存在几千年了,它没有发生过变化,是因为这群年轻人的进入让它变得不一样。


所以我觉得彩虹的竞争力首先在于词曲的原创性。


其次在于丰富多样的元素可以在一个地方同时生长。我们从来不规定一个人你应该干嘛,我也从来不强求一个人要变成我喜欢的样子。我觉得我们最核心的竞争力恰恰就在于我们让人自由,让人得到自己想要做事情的空间。 


举个例子,大家可以看到一般的合唱团在舞台上演出,绝大多数都是规定好整齐划一的动作。对于我们而言,我更多会告诉团员:现在你扮演的一个角色是什么。比如说你要演一个刚刚经历分手的人,你要做的就是给自己一个人设,然后把这段感情表达出来。至于你怎么表达,你是大哭还是大笑,甚至在舞台上突然开始解领带都可以。


《水库》单曲封面



曾经有我们的指挥同仁跟我说,我是指挥当中讲相声讲的最好的。嗯,其实这是一种耻——笑!不是一种夸奖!实际上我没有学过相声,大家从我的口音就能听出来,我很差。


昨天在跟朋友打电话的时候,我们回忆童年。他问我会不会讲故事,让我给他讲个《小蝌蚪找妈妈》的故事。我就说:“有一天,小蝌蚪在海里游,游啊游,碰见一只鲸鱼。因为蝌蚪跟鲸鱼长得很像,小蝌蚪就问:你是我的妈妈吗?鲸鱼说:等一下!我在海里游,而你是淡水的,所以这个故事不成立!” 我跟朋友笑了很久,当然我相信这个笑话没有人会笑。



最近在给团员的一份问卷当中就有问,“如果没有星期六排练,你会干嘛?” 很多人选择了完全不一样生活方式,也就是说没有合唱,我们其实没有彩虹。


在另一份问卷调查当中,我的问题是,你会花多少时间在合唱上?大家的答案是:没有。所以很奇怪,我们团员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热爱合唱,可是他是那么的热爱彩虹。


曾经有一度想过,如果我干皮革城老板(不带小姨子跑的话),一个月如果能挣10万块,我愿不愿意?但前提是不可以碰音乐。我想了没几秒就放弃了,我觉得坚持不下去。没有音乐相伴的生活,我觉得太无聊了,我们就会变得一样了,我们想变得不一样。




我觉得这个词非常不属于我,因为我没有在年轻的时候登上人生顶峰,我也期待着有一天能够红。


其实有很多人最近也跟我们讲:“哎,你们怎么不出爆款啦?不出神曲啦?你们是不是过气了?”


啊,我觉得是的!我们过气了!



拍摄最后,我们让金承志从这堆话题Tag里选出几个自己最喜欢的,举着拍照。他很快从这堆Tag卡片中抽出了:古典,灵感,严肃音乐和彩虹24小时。


“金承志和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才华远被大众所低估,请一定要买票去现场看一次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演出。虽然,你还真不一定能抢得到票!” 我带着粉丝滤镜说道。


这滤镜贼厚,也贼真挚。

版权声明: 本文系TOPYS原创内容,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。

{{praise_count}} 人觉得很赞

最新评论